看看《大法師》與《驅魔》就知道,附身這種事,不只有台灣人相信。
其實真實事件《二十四個比利》雖然以「多重人格分裂」這樣理性的辭彙描述,但我還是寧願相信這是「附身」。

比利的二十四個人格中,有不同的性別、年齡,甚至有不同國籍,說著和原人格不同的語言。就是「語言」這點,令人覺得,怎麼可能是原人格為了逃避現實而創造呢?原人格完全不會的語言,在次人格身上卻能流利使用,如果要說人類大腦有那麼多不可思議的奧秘,也太牽強了!

這本書是許久前看的,有關於這個外國人格(相對於比利而言)的名字我已經忘了,就先用「外國人格」這樣的代號來稱呼好了。當我們想要創作,其實就是將腦中所想的東西具象化。如果那樣東西根本不存在我們的大腦或是記憶,我們也無從創造起。但「外國人格」在某個時刻,闖進了比利的身體,可以使用「外國人格」的母語與人溝通,請注意,這是可以和其他人溝通的、真實的語言!從比利沒有學過這種語言來看,實在無法相信這是比利創造的人格,更不用說其他人格還各有專長。如果不是比利被附身,被這些不同的靈魂附身,實在很難說服我,一個人可以創造出這麼多各有專長的人格。

說到創造角色,那麼作家呢?知名作家筆下一個又一個活靈活現的角色,不也都是作家的創造嗎?如果一個作家不會第二種外語,當角色需要時,或許可以借助字典,但卻不可能在沒有外力幫助下,自行與人溝通的。

我真的相信有附身這麼一回事!雖然我沒有在現實生活中遇過,但《大法師》、《二十四個比利》也夠叫人印象深刻的了!尤其《大法師》還是先看無中文字幕,完全不知道在演什麼,只記得小女孩怪異扭曲的身體和口吐白沫很噁心。現在10/17又有一部相關的片子要上映囉,應該是時候再去被嚇一嚇了吧?

創作者介紹

記憶的倉庫

Dear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