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永遠記得那一天的無線通訊,當時我正和Walt(我的後座駕駛員)一起在13英里高度劃過南加利福尼亞的天空。

在飛入洛杉磯空域的時候,我們一直監聽著空中其他飛機和飛控中心的通訊。雖然飛控中心並不真正控制我們,但是它始終在自己的雷達上監視著我們。這時,我聽到一個塞斯納飛行員請求塔台讀出他的地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90節。」塔台回覆。

沉默了片刻,一架雙發畢奇也同樣要求塔台讀出它的地速。 

「120節。」'塔台回答。

很明顯那天並不只有我們對自己的地速感到自豪,因為幾乎是立刻,無線電上傳來一個F-18飛行員得意的聲音。「'哦,中心,'灰塵52'需要地速讀出。」

短暫的沉默之後,塔台回答「地速525節,灰塵。」

又一陣短暫的沉默。正當我心裡癢癢的考慮時機是否成熟的時候,我聽到後座傳來了熟悉的無線電開關的喀嗒聲。就在這一瞬間,我明白我和Walt成了真正的拍檔。

「中心,我是'白楊'20,需要地速讀數,完畢。」

一陣比平常長的多的沉默之後:「白楊,我這裡的讀數是,呃……1742節。(3倍音速)」



那天那個頻道沒有更多的地速讀數請求了。
創作者介紹

記憶的倉庫

DearR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